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高级搜索 | TAG标签 | RSS订阅

春节心情(外一篇)——华 勇

2010-09-25 16:00 admin http://www.mzpy.cn 点击:次 【字号:

大家都说春节过得一年不如一年了。为什么,许多人说是说但没有想过,有家电视台讨论过这个问题,可惜酒喝多了,什么也没记下。我在农村当了几年农民,父亲去世后扛起了家里的重任。那几年还算风调雨顺,收成不错,日子还过得去,身上不背债务,精神上也没一丝的压力,心里不是无比充实但也不至于空空落落。那时候,我收割了一年的劳动果实,接下来便是张罗着过大年或安排春节所有的程序。
小时候村里没电,盼过年的心情除了吃好的还有点灯笼贴对子剪窗花,黑咕隆咚的冬天,山头光秃秃叫人看了心惊胆颤。村子里阴森森的令人窒息,只有过年,灯笼一点,对子一贴,院子里垒上一个火塔塔,鞭炮声和孩子们的欢叫声彻夜不眠,整个村庄一片红红火火,热闹非凡。似乎整整一年,无论是大人或小孩,只有在这时候才能轻松愉快,所有的忧愁与烦恼随着这喜庆的气氛给冲散了,剩下的,便是问候、祝福,一派详和美景。
现在大家都城市化了,城市化和经济正在渐渐取代民族的传统文化,春节过得一天比一天累了,电灯的好处无可挑剔,家家门前的灯笼几乎是从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但我还是觉得农村的时候用麻纸糊得那灯笼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灯笼,方方正正的灯笼里放着一个麻油小碗,用棉花搓成的灯芯浸泡在油碗里,点着后用一根长棍挑起来,挂在窑洞的窗前。光是这一系列的准备,就足够让人体味到过年的温馨,更不用说谁家灯笼点的早点的明灭的迟都十分讲究,这份心情和执著以及诚挚都涵盖在里面了。如今,电线一拉,灯泡一接,千篇一律,有那份感觉吗?
如今城市化的进步与发展,使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拉开了,现在一片繁荣的景象,但实际上精神十分疲惫。农民挤进城里也好守着土地也好,心里空空落落,过年的时候盘算着自己的收成和开支,企盼着来年。城市里下岗工、无业者费尽心思地节约开支,就是连做梦都怕人情门户,无论怎样努力也赶不上趟,更何况如今请客送礼接踵而来,似洪水猛兽,他们的腰包是瘪的,掏不出多少来,他们心里诅咒城市消费水平增长,而那些好吃好喝的东西都不知飞到谁家了。商人可以笑,他们觉得过年好,大家无论攀比与否,但一分一厘的利润他们不放过,无论高档的、中档的、低档的或没品牌的货物,过年比往日要有成倍的效益带来的好处自不用说。中国广大群众就有这个习惯,一年舍不得花的钱这时候咬着牙也得拿出来,不花行么,世面大了,礼到鬼还不怪呢。于是,官员们的腰包越发鼓涨起来了;于是,许多下级发疯一样去给上级拜年问好,可又不得不费尽心思左盘右算,稍有粗心,似锦的前程也许毁之一旦了……
大家都开始说过年苦,过年累,一天几场的酒席,几场的麻将,几小时的奔跑,心身疲惫,没一刻的宁静。中国是个重情重义国家,大家一块工作一块干活不容易,问好送礼无可非议。然而,不知究竟有多少是真心真情真意呢?
春节一路走过来了,脑子里紧绷的弦慢慢松驰了,真得,没什么变化也没什么特点,城市里千篇一律,人们忙碌着。但最清楚的一点,从前的日子再好,那种过节的氛围再浓,也比不了今天。
无论过什么节的时候,别忘了问候一下自己的心情。

喝酒的理由
过节的日子,好朋亲友聚在一起喝酒是最重要的一件大事。其实,平日里几个“铁杆”哥们也经常小聚,酒不算高档,菜无所谓,只是为了见面,说说话,发泄积愤,畅怀喜悦。所以喝酒成了趣事,快事,情融融,乐在其中。有多年酒龄的人会感觉到,一日不喝二两,缺少什么,空空落落,寂寞无比,更何况当今最起码的交际应酬,那次能少酒喝。
本来文人自古想做一个隐者,淡泊所有,清高孤傲,目空一切,尘世间所有洞察之透,无不藐视。然而,现实生活中,混浊的世事淹没了所有文人墨客的心香品洁,骨清神爽。所以从古至今,文人与酒结下了不解之缘。文人与酒,不像英雄与酒那样,酒是壮胆之物,喝到好处,冲锋陷阵,视死如归。更不像权贵们与酒,喝着阴险奸诈,喝着明争暗斗,喝着媚俗奴气。文人与酒,只能借着那浓郁芬芳华香四溢的酒,淹没痛苦,淹没豪情,淹没胸中的千波万澜,千言万语……
无论文人们作如何的选择,向往自由的理想无法被人理解。事实上,尘世中各种的不平等令人厌倦,但任何人要抛弃精神的每一种枷锁是要付出代价的。没有人忍受得了生活的清贫,没有人在枯寂的生活中还能坚持他们人生的追求和那份做人的尊严。所以,文人们喝酒,也许有看破红尘,醉生梦死的镜像。然而,比起官场里的酒与人,文人们精神与情愫多少年来如白璧无瑕的器皿,无人相比,无物参照。
陶渊明归于酒,他曾不为五斗米折腰,选择自由。然而酒杯干枯了,他开初写尽田园之乐的诗那样坦然、陶醉,当他酒壶空空友人送来美酒时,他从困顿中写出了:“陶元亮九日无酒,宅边东篱下菊丝中摘盈把,坐其侧,未几,望见白衣人至,乃王弘送酒也,即便酌醉而后归。”可想而知,我国最伟大的田园诗人挨着饥饿,没有酒饮,是何等凄惨。对于酒,文人们无不用自己的笔墨去描绘。范仲淹的名句:“明月楼高休独椅,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醉别西楼醒不记,春梦秋云聚散真容易。”一代名相寇准以“更尽一杯酒,歌一阙,叹人生,最难欢聚易离别”的长叹,让人回味无穷,人生是什么,悲欢离合。吴潜的“掺一醉,留住君住,歌一曲,送君路,试举头,一笑问青天,天无语。”让人感到一个痛苦的人,一个激情的人站在朦胧月下,醉意正浓,令人肃然起敬。杨炎正的“把酒对斜日,无语问西风,天在阑干角,人倚醉醒中。”以及柳永的“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都真实地反映了文人们无论对友情、爱情、仕途以及生存环境的感叹与呼唤。然而,中国古代许多文人因落魄失意或贫困潦倒,失去爱情而厌世、避世,还有胸才大略而不被人认可而玩世不恭,或写志士寡襟怀寥落之感,眼底山河,楼尖鼓角,都是英雄泪,只有一种是相同相通的,那便是喝酒。
喝酒的理由太多太多了,古代人与现代人大径相同。同学、同事、爱人、朋友、战友、亲人、上级、下级、客人诸多种种无法拒绝,如果你拒绝便是与整个社会组织的无言相对,而这种不合作,会给文人们带来什么不言而喻。
喝酒的理由很多,不同阶层的人,不同生活的人,不同志向的人都可以喝,理由千万万。杨宪益曾对近代文学大师汪曾祺说:“三杯酒落肚听汪仙神聊,东一句,西一句,不醉也醉矣。”可想而知文人喝酒的理由更充分了。那么,李白、苏轼豪饮而狂舞姿态,可问我等诸辈,做不了酒仙借酒疯癫,做不了文人而做酒鬼叽叽欢乐,佯装清高,佯装大器至尊,那颗心,能静如秋水吗?
喝酒浸泡过的心,不知是什么颜色。

Tags:
图片500x200,广告位置1

相关阅读:

每日推荐

热点内容

图片300x284,广告位置3

新闻排行

国际国内陕西米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