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高级搜索 | TAG标签 | RSS订阅

高山流水遇知音——童 星

2010-09-25 16:00 admin http://www.mzpy.cn 点击:次 【字号:

这几天心里颇有些郁闷。一些不如意之事,使我郁郁寡欢,寝食难安。妻看我唉声叹气,愁眉不展的样子,说,与其这样,还不如趁着现在正放暑假,出外散散心。这倒是个好主意。于是去买了火车票。但因正值旅游旺季,乌鲁木齐、昆明、桂林、苏杭等著名旅游景点十天之内的卧铺票早已售完,通往汉口的卧铺票还有几张。武汉是全国著名的四大火炉之一,人们暑期旅游一般不愿去这些酷热的地方。但我想,武汉三镇自己从来没有去过,先出去了再说,汉口就汉口吧,只要能散心就行。于是就买了票,与妻登上了开往汉口的列车。
在列车上,遇到一位回武汉探亲的旅客。问其武汉的旅游景点,他给我简要介绍后,顺便说了句:“如果你是个文化人,汉阳古琴台很值得一看。”
到达武汉的第二天早晨,天空阴沉沉的,令人感到闷热。我们不管这些,匆匆乘车去参访汉阳古琴台。
古琴台又名伯牙台,座落在琴台工人文化宫之内,东对龟山,北临月湖,景色秀丽,是武汉著名音乐文化古迹。
站在风雨沧桑的古琴台上,抚摸着巍然矗立的琴台碑,诵读着那深邃隽永的碑文,我的思绪仿佛穿越时光的隧道,飞到了遥远的古代……
相传两千多年前,春秋战国时期。楚国有位音乐大师俞伯牙,善于鼓琴,有一次伯牙乘船沿江而下,途经江汉口,忽遇急风暴雨,停舟龟山脚下,不一时,雨过天晴,伯牙鼓琴消遣。隐士钟子期闻音赞叹。伯牙抚琴志在高山,子期称赞道:“美哉!巍巍乎若泰山。”伯牙抚琴志在流水,子期又说:“美哉!荡荡乎若江河。”伯牙喜遇知音,便与其结为挚友,约次年再晤。届时,子期病故。伯牙失知音,十分悲痛。于是碎琴绝弦,终身不复鼓琴。后人感颂其事,作诗曰:“摔碎瑶琴凤尾寒,子期不在对谁弹?春风满面皆朋友,欲觅知音难上难!”并在此筑馆纪念,称为琴台。
这个凄美动人的“千古韵事”,令我感动不已。我想。伯牙鼓琴幸遇知音,后来虽知音故去,但此生亦足矣!而自己心中的郁闷,该向谁倾诉?有谁能理解?联想至此,不禁惆怅之至……
忽见琴台旁有一大殿,门楣上挂一牌匾,上镌“高山流水”四字,笔韵飞扬。便携妻进殿参观。
殿内销售一系列具有知音文化特色的旅游纪念品和具有楚地文化特点的琴文化、棋文化、茶文化、书画文化纪念品,一派古色古香的气息。一位正在品茶的老先生连忙起身热情迎接我们,并领着我们观赏,还不时做些介绍。老先生大约年近七旬,鹤发童颜,一派仙风道骨的模样。我看到一种鱼状的乐器,感到很好奇,老先生介绍说,这种乐器名叫“呜嘟”,由我国最早的乐器泥哨发展演变而成,著名呜嘟演奏家毕寅生多次带呜嘟随国家级艺术团出访演奏,享誉海内外。呜嘟已成为最具楚地特色的古代乐器和艺术珍藏品之一。说完,老先生拿起呜嘟吹奏起来,音色宽厚圆润,曲调婉转绵长,使我兴趣大增。我当即购买了这个呜嘟。
观赏完后,老先生谈兴邀我们和他一起品茶。借此机会,我便和他聊起古琴台的故事来。老先生兴致很浓,他说:“……据说伯牙的琴声能合风雨雷电,能通日月星辰……这琴声忽而像高山一样巍峨,忽而像流水一样浩荡,它发出的是大自然之声,体现了大自然的和谐,而伯牙能深刻体味大自然的意蕴,将之用琴声淋漓尽致地再现出来,这又体现了人与大自然的和谐;伯牙弹琴或志在高山,或意在流水,其心中所想,子期全部能从琴声中感同身受,还能一一道出,丝毫不差,二人意气相投,遂结为生死兄弟,后子期亡故,伯牙悲痛不已,摔琴割弦,发誓终生不再弹琴……以报子期知音之情,这又体现了人与人之间的和谐。和,是我国传统文化中的精髓,古人很早就提倡,‘和为贵’。现在胡锦涛主席倡导建立和谐社会,正是对我国传统“和”文化的继承和发扬。因此,我们不仅应保护大自然的和谐,还应保持人和大自然的和谐,更应保持人与人、人与社会的和谐。人应学会和时代适应自己……”
这番话仿佛是老先生猜透了我的心思,专门针对我而说的。它像一把神奇的钥匙穿透我心灵的郁结处,使我茅塞顿开。我想,人生的道路不可能一帆风顺,总会遇到一些不如意之事,甚至挫折和困难。这是人生中必不可少的插曲。但正如老先生所言:“人应学会适应社会环境……与时俱进,而不应怨天尤人……”诚哉斯言!此路走不通,还可另辟跃径。正如俗语所说:“不走东了走西,不挑猫了剡鸡”。有道是:“东方不亮西方亮,月亮下去升太阳;”“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这时,我又想起著名教育家魏书生的一句名言:“在茫茫宇宙中,地球只是一个小米粒儿,而人只是这个小米粒儿上的一个个微生物。人还有什么忧愁烦恼、名利得失不能丢掉呢?何不好好享受工作,享受生活,享受人生?”我又想起一位哲人的话,大意是说,打倒自己的人常常是人自己,只要自己的心不灰,任何风雨是摧不垮的。联想至此,心中的忧愁郁闷逐渐烟消云散……我庆幸,我今天遇到了知音!
我连忙握住老先生的手,感激地说:“先生所言极是,令我心中豁然开朗……真乃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老先生说:“不敢!不敢!”然后用手指了指茶几旁置放的一把古琴,说:“咱俩有缘在此想聚,你是我今天新结识的知音和朋友。如果你不嫌弃,就让我给你弹一曲《高山流水》,做个纪念吧!”说罢,便面琴而坐,双手在琴弦上优雅拨弄起来,美妙动听的乐曲霎时回荡在大殿里。乐曲时而急骤如山崩地裂,时而舒缓似河水流淌,时而高亢如巍峨的山岳,时而低回似潺潺的小溪……仿佛天籁之音一般。老先生摇着头,晃着脑倾情演奏,达到忘我境界。我们也听得如痴如醉,沉迷其中而不能自拔,以至于激动得眼睛湿润,泪花欲绽。我感到,眼前的老先生不仅是一位睿智的哲人,而且仿佛是两千多年前著名音乐大师俞伯牙的化身。而我呢,虽不敢以钟子期自喻,但我敢说:“这首乐曲我听懂了,听到心里去了。”
老先生演奏完毕后,我诚挚地向他致谢。并说:“请问先生贵姓大名?”
老先生答曰:“免贵,姓吴,名楚启。”
我在心里暗想,吴楚启--不愧是楚文化的继承者和宣传者,连名字都带有楚文化的色彩!
我们和吴楚启先生依依不舍地握手告别,并和他相约:下次到武汉来,一定再到此拜访他!
当我的双脚迈出古琴台景区的大门时,阴霾的天空已经晴朗起来,金色的阳光洒满大地……

Tags:
图片500x200,广告位置1

相关阅读:

每日推荐

热点内容

图片300x284,广告位置3

新闻排行

国际国内陕西米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