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高级搜索 | TAG标签 | RSS订阅

老城往事——常天民

2010-09-25 16:05 admin http://www.mzpy.cn 点击:次 【字号:

米脂地儿不大,名气不小。一句“米脂的婆姨,缓德的汉”使米脂名扬天下。四面八方的慕名者便纷至沓来。来的人多了,什么样的没有?省城文艺采风团一走,一位作家便在省报发了一篇文章,说米脂街北一人感冒打了个喷嚏,街南的人就溅着了一脸,一边掏纸擦脸一边抬头望天,一个劲地嘟嚷着嘴说,晴朗朗的天,怎么说下雨就下起雨来了呢?米脂城虽没作家笔下的那么小,但谁家娃娃过生日炸油糕吃,满城便弥漫了香喷喷的油糕味儿,这却是个不争的事实。
旧米脂城,现如今能瞅着的只有北门了,东门、南门、早已荡然无存。米脂城没有西门是人人皆知的,那是因了一首《表地名》的陕北民歌。“远照米脂城,我远照米脂城没有西门。西门那底里压那条龙。老鼠倒,狐子刨,出了闯王李自成,三反上河南攻下了北京。”。东、西两街的石板路却保存完好。街上的米脂俊婆姨,把个杨柳般腰一摆,脚下的青石板路清脆而有节奏地“嗒嗒”声就响彻了整条街。东街两排的老式房屋就引来了大大小小的摄制组。容貌较好的婆姨硬是让手拿对讲机、穿了浑身兜兜的马甲、留了长头发大胡子、墨镜里的眼珠滴溜溜转的导演软磨硬泡地央着上一个镜头。
老汉汉们领着孙子就在东街阳圪崂坐下来。老汉们把旱烟锅子在布鞋底子上磕的“砰砰”直响,他们就指划着说这间房以前是谁个谁个开的字号,老板是一身的驴脾气,伙计见老板便浑身瘫软,象老鼠见了猫。东街正对的是文屏山,山上有座更楼,文屏山的钟声从遥远的时日一路的响来,满城的人就奔波忙碌着。现今的更楼却成了一处胜迹,连着旁边的文庙,米脂的文人们就在此吟古颂今,揽胜为文。有过这上面来的名人不多,敢在上面题字咏怀的就更少了。来人也怀里揣着一个明白,谁个不晓大名鼎鼎的米脂“文化县”这个牌子呢?大凡城外总是有一条河的。这东街与文屏山之间的沟落里绕了一条河,自东而西地洋洋洒洒直奔无定河,河起自东乡一个唤作桃花峁的地方,到了米脂就称银河。
文屏山的钟声响过六声之后,东街“常春医馆”门外的常石畔吹手的唢呐声就响成了一片,拢了羊肚子手巾的后生们吹得脖子跟头一般粗大,后面两个人抬着一块“济世神医”的功德牌,牌匾被挽了大红的布花,街两边的人就一涌一涌地往前挤,凑个热闹,两个老汉挤不进人群,一个就嘴靠近另一个耳朵大喊着说话,不时用手指着里边的常春医馆,竖起个大拇指。
这是民国十九年米脂东街的真实一幕。而今的老汉们尚能指清那一处宅子是当年常春医馆的旧址。还说当时城内的大文人李三少爷与常春医馆的老中医关系是往死里铁的弟兄,并为常春医馆亲撰了“常日高眠无俗虑,春风拂座有知音”的藏头对联,那才叫文采斐然呢!阳迷合眼的老汉,经久了时日,模糊了时空的概念,但生命中精彩的篇章便也会时常挂在嘴边。老汉们拿个马扎,脖间挂个旱烟布袋子,他们谈话内容上至中央政治局常委们操心的事,下至米脂的古今变迁,轶闻旧事,就像一句“要知朝中事,且问乡下人”的老话。这老汉们就说起1944年毛主席给常春医馆先生的一封亲笔信,从而使两人名垂青史的一段佳话来。
这常春医馆的坐堂老中医不是别人,正是那个后来做官至陕甘宁边区政府副主席的瘦小米脂老汉李鼎铭。老汉们说换的古代怎么都算得上一个八府巡按,甚至比这还硬正。就现在比个省长还怕牛皮哩。说他当边区政府副主席时,一次受毛主席的接见,他看见毛主席的胳膊不能转动自如,就关切地询问怎么回事。毛主席说是长征之后落下的毛病关节炎。李鼎铭拉过主席的手切脉,然后拍着胸脯说包在他身上。主席还跟他讨论边区医疗事业发展的事。主席说,有人说西医好,贬斥中医,依老李看,这个事应该怎弄?李鼎铭说,这好比个大小老婆,大老婆满脸皱纹硬声硬气的与你较劲,可心地儿好,会疼人,小老婆满脸的狐眉乱眼,眼瞅着疼,可不懂持家,更不懂疼爱人。中医西医的路道跟这差不多,各有所长各有所短,只有二者结合起来才能求得长足发展。主席听毕呵呵大笑连连称好。说,这个观点好,先在我身上来个中西医结合吧!后来经过李鼎铭的精心疗治,主席的关节炎也就给治好了。后来,这个中西医结合的理论对全国医疗事业的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也就是李鼎铭在东街常春医馆开堂接诊,悬壶济世前后,他的友人李健侯同样进行着一件十分了不起的事业。李家在米脂城内可是世代的书香门第,高门槛人家,弟兄间,李健侯行三,米脂城内的人都呼他为李三少爷。李健侯的爷爷李锦江是米脂城著名的“川书院”的先生,一腔的好学问。李健侯的父亲李蕴华,由秀才、举人一直考到进士极第,放官四川省。李健侯就出生在四川。作为陕北知名的“文化县”,进士及第的人为数可不少,但李蕴华政绩斐然,又是个不可多得的清官。离任时,民众送了“万民伞”。古代的舆论是口碑,老人们给娃娃们一代代地往下传,这个人也就活在后人的心中了。
李健侯从小随父求学,工于经史,且加上登名山揽胜境,胸怀自是豁达了许多。十八岁返回米脂老家。且说李健侯回的老家,听老辈人言说了大量的有关闯王李自成的故事。同为米脂人,健侯很是为此骄傲不已,自觉胸中顿生出几许豪气来,闯王的李姓与已是否有关呢?这个念头一直在脑海里打个大大的问号。经过长时间在米脂、绥德等地乡间的广泛调查,掌握了许多关于李自成的身世经历和诸多民间传说。李健侯又与友人李鼎铭到米脂李站、小桑坪等地发掘了李氏祖墓,详细地考证了李氏宗族的来龙去脉。考证结果使这个年轻人仰天长啸,狂奔几里之后嚎啕大哭。他与李自成同宗,同为米脂太安里二甲李姓。之后便陷入长时间的沉思。这个有着雄才大略的草泽英雄,竟被《明史》以“闯贼”论之,这怎能不使英雄扼腕叹息?于是他发誓写一本关于闯王李自成问鼎中原的大书,为其树碑立传,光宗耀祖。于是他骑一头小毛驴开始走州过县搜集有关资料,并聘雇人员足迹遍至关中、河南、山西、河北搜集各类资料。一个人一旦痴迷上了某种东西,愿为此耗尽毕生心血。李健侯为搜集有关材料耗费了大量钱财,甚至于卖掉部分田产。面对着大量笔录,六十二种参考资料,他仔细地加以研读,反复揣摩构思,头脑里形成了大体的梗概,并于民国十五年正式执笔创作。寒暑交替,斗转星移,不觉四年光阴已过,他以满怀的激情,雄浑酣畅的笔墨三易其稿,六次誉缮,苦心经营的洋洋三十八万言大作《永昌演义》的书稿终于问世了。书名就以李自成大顺朝开国年号“永昌”命名。
书是写好了,他也完成了一桩心愿。闲了他就到常春医馆不时地去坐坐,与好友李鼎铭忧国忧民的谈论世事。十冬腊月的陕北,天寒地冻,临窗的小炕上,他们两人品茗畅谈,茶杯里腾腾的冒着热气,窗外皎洁的月光泻在厚厚积雪上。
民国三十年,也就是1941年,中国的抗日战争陷入低谷,边区物资极度匮乏。身为米脂县参议会议长、陕甘宁边区参议员的李鼎铭,心里老觉得不踏实。他想到汉高祖刘邦之成功与其在关中大力推行精兵简政密不可分。针对边区现状,他也想给共产党提一下精兵简政的建议,自个一时拿捏不定主意,就与友人李健侯商量这个事。两个盘腿坐在临窗小炕直至深夜方才离去,李健侯还是不大同意。月光不知人已去,夜深还把那清亮亮的光辉洒在炕桌上。
后来,李鼎铭还是执拗地提出了“精兵简政”这建议,并且经毛主席的提名当选为陕甘宁边区政府副主席。毛主席后来在《为人民服务》中盛赞了李鼎铭和他的“精兵简政”。就是这个“精兵简政”,壮大了共产党的力量。
当了陕甘宁边区政府副主席的李鼎铭有了与毛主席接见的许多机会。李健侯便在1942年把一部《永昌演义》的书稿交给李鼎铭,李鼎铭就把它推荐给毛主席。毛主席在这年忙着在全党范围内搞整风运动,忙里偷闲地阅了这部书稿之后,于1944年4月29日亲笔给李鼎铭先生写了一封热情洋溢的信。信中称李自成“这个运动起自陕北,实为陕人的光荣,尤为先生及作者健侯先生们的光荣。”并问了健侯先生安康,且邀健侯先生赴延安一游。凭这一点,就令人肃然起敬!
后来,李健侯也上岁数了,就在东街枣园洼居住下来,终日与书画经书为伴,半步也舍不得离开书房,门前城内的知名文人雅士贺连城、赵彦卿、常瑞五等拱手相敬笑面相迎的进进出出,言谈间爽朗会心的笑声在城里回荡……
东街阳圪崂老汉就把毛主席的这封信的往事反反复复的讲,跟你说着,兜里的小灵通响了,老汉一看说,娃娃们叫吃饭哩,就把旱烟锅子往脖间一搭,把屁股底的马扎提上就又说,咱明儿个再拉,咱有的是时间,有空就串来。
第二日,十字街菜市口上贴着一张讣告,说家父姓×讳××于×年×月×日于家中猝逝,享年××岁,后面挂了一长串的孝男孝女的名字。
老汉们少了一个,可其他的照旧就又聚到一搭说,昨个还好好的排三皇说五帝的怎么说走就走了呢?便又拉踏起猝逝老头一生的功过是非,有的说是三七开,有的说是四六分,激动了各不相让吵的红眉涨脸的。
只有银河水绕了城,那么无声无息地流淌着……

Tags:
图片500x200,广告位置1

相关阅读:

每日推荐

热点内容

图片300x284,广告位置3

新闻排行

国际国内陕西米脂